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代嫁宠妃(重生):90.哈哈哈哈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代嫁宠妃(重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话未说完,徐凤白身形一动已然欺身过来,长剑带着鞘抵在了他的颈边,李昇被他撞得一下靠了车窗边上,窗帘一抖,很快又落下。

    外面浑然不觉车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昇不怒反笑:仔细些,别让外面人瞧见。

    徐凤白无心与他说笑,一脸怒意才初露出来:李昇,是你做的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他自然不应:什么是我做的,我今日在朝上被父皇骂了一通,晚上又陪了他好半天,现在浑身都痛,你这是来问罪?

    徐凤白盯着他的眼睛,开门见山:运粮队深埋山谷,我只问你,是你做的吗?

    他颈边长剑更是用力抵着他,李昇笑意顿失:运粮队无人生还,父皇龙颜大怒,你现在来问我,是我做的吗?我为何要做那些?定定看着他,恍然大悟的模样,哦~赵澜之死里逃生,你以为是我想杀他,才来等我。

    徐凤白腕上用力:不是吗?我警告你别动他。

    男人脸色顿沉,一手扶住了剑鞘。

    我给你的剑,是为护你,你为了别人拿着它来逼我?

    他是阿蛮亲爹,不是别人,倘若今日棺椁里停的人是他,怕是现在已拔剑相见。

    四目相对,李昇冷笑出声,他径直抓住徐凤白的手腕两手两边用力,长剑赫然抽了出来,剑鞘掉落在旁,车内昏暗,只角里挂着一盏小灯,四目相对,能看清彼此脸色,都有余怒。

    李昇侧身坐着,垂臂:我帮你拔剑,你若为他,不如杀我。

    说着竟是倾身往前,不顾剑刃抵在胸前。

    徐凤白随手捡起剑鞘,还剑入鞘:好,十几年相伴,我信殿下。

    他脸色稍缓,端坐如斯,李昇却是眸色渐沉:你也知十几年了,我何曾骗过你?娶亲时你说此生既不能成夫妻,那便永不相见,我不见你。你征战在外,我在朝堂记挂你,你当我不想杀了那姓赵的?每次看见阿蛮我就想杀了他,他竟敢碰你,然你为臣子,你为阿蛮,尽然回不去,我仍旧只为你。

    他拂袖而起:我一心为你,你却疑我,他何德何能让你这般恼我!

    李昇怒意横起,狠狠摔了车帘,头也不回地下了车。

    洪运在一旁盯了半晌了,见人出来了,赶紧上前见礼,不想人只拂袖走过,见着这脸色也不敢再问,赶紧回了马车上。

    掀了车帘,徐凤白双手抚额,一副头疼的样子,只叫他快些回去。

    马车很快驶离,小太监给提着灯,李昇也上了车。

    侍卫队侧立在旁,也不知他叫了谁,一人上前,从车里摔出了个六角玲珑瓷杯来。

    漫长的夜里,漆黑阴暗全被温暖驱散,徐椀昏昏沉沉睡了好大一觉,再醒过来时候,已经亮了天。她抻了个懒腰,坐了起来,一团白立即跳了她腿上,猫儿喵喵叫着,挠着她胳膊像是讨抱的样子。

    啊!小白!你怎么在这里!

    徐椀立即把猫儿抱在了怀里,她几乎是跳下榻的,高兴得揉了猫儿的脸,好生贴了脸,花桂听见动静连忙过来了,洪珠也去打洗脸水,晨起,是个好天气。

    徐椀只着中衣,还逗着猫儿:花桂,小白怎么回来的?

    花桂给她拿了裙子过来:顾大公子送过来的,说让好好养着,不许送人。

    徐椀眉眼弯弯,笑着点头:那是自然,谁也不给。

    把小白放了一边,开始穿衣服,花桂往外看了看,拉着她胳膊套上裙子:小小姐,我问你个事,北边楼里的那位顾大公子,你认识的吧?

    称不上是认识,不过有小白在,徐椀总不能说不认识:认识,怎么了?

    花桂想了下:算了,没事。

    小白就在她脚边扑着她的脚,徐椀没太在意她的话,光伸脚踢着猫儿:我真该好好谢谢他,不过估计人家也不稀罕的吧 ~

    穿了新裙,头发也梳了小辫子,一边垂下一绺,花桂还给她贴了花。

    徐椀对着镜子看了两眼,想起昨日奔丧,伸手摘了花下来。

    花桂拍着她的手:摘下来干什么,戴上好看,你小舅舅说今个带你上街看戏呢。

    带她上街看戏?

    《代嫁宠妃(重生)》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61043.html
上一章        代嫁宠妃(重生)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