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代嫁宠妃(重生):24.短腿的反击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代嫁宠妃(重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没想到被一个孩子说到了心坎里,竟是无言以对。

    不过:那你刚才怎么不和大舅舅说?

    当然了,其实徐妧只是想去玩而已:我爹那迂腐,听着我要骑马还不打我,怎么能让我去啊,你说你要去,哭着闹着要去,肯定就依你了!

    徐椀被她逗得直笑:有那么灵?我不会哭闹,要不,你去试试?就说我又哭又闹想去猎场骑马。

    徐妧一副你这主意不错的样子,拍了她让她在园子口那等着,噔噔噔就跑回去了,花桂和抱琴都哭笑不得站了一旁,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因为肯定不能得逞都笑成一团了。

    园子里的树都光秃秃的了,快入冬了,到处都是萧瑟。

    徐椀回头张望,约莫着在心里数了十来个数,果然,房门一开,徐瑾瑜拎着徐妧的脖领子就出来了,这小家伙还蹬着腿,她爹给她往石阶下一放,回头一关门,不管她了。

    徐妧不甘心,又扑身回到房门前,挠门拍门:爹!真的是阿蛮想去骑马,她想去不敢说的啊!

    徐瑾瑜始终没有开门,也不知在里面吼了她什么,徐妧恨恨一跺脚,恹恹地,回来了。抱琴上前拉过她手,直扯着走:快走吧,小祖宗,让夫人知道你这般闹个没个模样,还指不定怎么罚你。

    徐妧叹着气,慢腾腾地:我想骑马,我想骑马~

    徐椀笑笑,快走两步,撞了她的肩膀:你找个人装扮成马儿让你骑比较快,想也知道大舅舅怎么能让你出去玩那个,上次我还听见他跟别人夸你呢,说是喜欢抚琴,性子恬静乖巧什么的

    徐妧无语望天:这是我亲爹。

    走了自己园子边上,摆摆手,两个人分开。

    徐椀和花桂一起也回了自己的屋里,洪珠喂了小白,这猫儿一见了主子,摇着尾巴晃了过来,平时总爱抱着她晒晒阳阳,今个看了它,也就逗弄了两下。

    许是昨日吓着了,今日特别困乏,也没什么精神头,倒了床上就睡。

    迷迷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一会儿,花桂拍着她,直叫着她。

    徐椀不想动,就哼哼着,问干什么。

    花桂揪着她的耳朵,问她想不想去骑马,真以为还在梦中,徐椀肩一动,赌气道:没爹没娘的,骑什么马,谁管我那个。

    花桂一把将她推了起来:睡糊涂了罢,怎个没爹没娘了?

    说着拿手巾强行给她擦了脸,又推了她:想要去骑马,那就快醒醒,你舅舅前院等着你呢!  

    徐椀一下清醒过来,赶紧穿鞋:什么时候了?他怎么知道的?

    花桂嘻嘻地笑着,捧了她的小脸直揉着:你小舅舅顺风耳,千里眼,一下就能看见你心里去,赶紧的吧,说不定出门就有惊喜呢!

    徐椀洗了把脸,特意换了方便行走的衣裤,到了前院,徐凤白果然在。

    他一身青衫,身上光是挂了两块玉,就站在厢房窗下。

    花桂推着徐椀上前,左右看看,好像就她这一个孩子,有点不敢相信:小舅舅,真的要带我去骑马吗?

    徐凤白轻轻颔首,对她招手,这就要带她走了。

    徐椀走了他面前,声音低低的:那能带表姐去吗?阿妧特别想去的。

    今日的小舅舅似乎更近人情,听她这么一说,就让花桂去叫徐妧了,那小猴儿正是烦闷,听说要带她去玩,乐得一蹦三尺高,噔噔噔就跑了来。

    徐瑾瑜在厢房瞧见了,不忍再看,关上了窗。

    带两个孩子的话,生怕出什么意外,徐凤白就叫花桂跟着了,一行人这就往出走,出了大门口,马车就停在门外,年轻的男人抱剑而立,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徐椀呆住了:爹!

    发自内心的不敢置信,然而赵澜之是活生生站在眼前的。

    他张开双臂,叫了她一声,一脸的宠溺。

    跑过去扑进他怀里,满心的欢喜。

    赵澜之亲自赶车,徐凤白和花桂带了两个孩子坐车,这就离开了将军府。

    《代嫁宠妃(重生)》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61043.html
上一章        代嫁宠妃(重生)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