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代嫁宠妃(重生):16.温良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代嫁宠妃(重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椀脱下了麻衣跟着徐凤白往出走,忍不住回头看他。

    他一身的白,白帆扬起的时候,似乎都融为了一起,小手被人握住,徐凤白扯了他一下:走吧。

    马车停在远一点的地方,徐椀跟上他的脚步:舅舅,你也认识林伯父吗?

    徐凤白点着头:他和你爹一样,都曾是我的旧部。

    徐椀抬头看他:我爹也是?

    两个人走得都不快,徐凤白又嗯了声。

    真的很想知道,很想知道爹娘当年的事情,但是她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走了马车边上,徐凤白直接把她抱着提了起来。

    徐椀借力腿一蹬,上了马车。

    车夫接了她一把,还给她掀起了车帘。

    这车她坐过,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的,不过是才一坐进去,抬眼看见窗边立着的一把长剑,鞘上镶满了宝石,贵气得很。

    很快,徐凤白上车,马车驶离。

    他看见徐椀一直盯着那把长剑看,伸手在她眼前遮挡了下:此剑大凶,别看。

    徐椀低头,小舅舅脚边的白衫也白得扎眼。

    一路无话,到了家门口,小舅舅他并未下车,花桂老早在门口等着了,眼看着人把徐椀带进府院了,徐凤白才放下车帘,又走了。

    这么一趟,其实也没少遭罪。

    在灵棚里,她肩头被淋湿了,在地上跪了一会儿,双腿也是冰凉。

    太冷了,花桂赶紧让人打了热水来,在屋里泡了一会儿热水,也是困乏,浑身难受。

    擦干了长发,换了中衣,徐椀说累,就爬了榻上侧歪着。

    洪珠连忙给她铺了被,怕她着凉又关上了窗。

    也真的是倦了,徐椀迷迷糊糊睡着了,之后入眼的都是漫天的白,到处都是哭声,她听得分明,除了老太太的哭声,还有她自己的哭声,是梦吗?是做梦了吗?

    她就像个看客,什么都能看得到。

    和林教头家里相似的灵棚,如出一辙的灵幡,不知是谁送了棺椁回来,徐椀清清楚楚地看得见自己披麻戴孝跪在灵前,爹啊爹啊一直在哭,白色的长衫一股风似地走过她身边,徐凤白奔到棺椁面前,他手里提着一把宝里宝气的长剑,竟是抬手抽了出来。

    就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长剑手起剑落,棺椁立即顺着被劈了开来!

    里面尚还年轻的男人立即滚落出来,他胳膊腿都扭曲着,胸前已经塌了一大块,唯独那张脸,徐椀看得清清楚楚,那是她爹赵澜之的!

    徐凤白似怔住了,光只看着他,好半天没有动。

    灵棚当中顿时引起一阵骚乱,老太太哭得更加厉害,徐椀眼看着那小小的自己一下扑了赵澜之的身上,哭得撕心裂肺,嘈杂声中,还能听见小舅舅的声音。

    也不知是和谁吼着,沙哑的嗓音更是撕裂一样的。

    既是意外,何故刻意隐瞒才来报丧?

    你不敢说,我自去问他!

    早已分不清梦或是真实,徐凤白红了眼,这就要走。

    花桂抱着他的腰身,直哭着喊着说不能去,说阿蛮已经没有爹了想想阿蛮以后怎么办,徐椀抬起头来看着小舅舅,他却没再看她一眼,剑鞘随手扔在了地上,徐凤白一把推开了花桂,到底是提剑而去

    爹小舅舅爹

    徐椀出了一头的汗,哭着从梦中惊醒,一睁眼只觉这一梦前世今生都连了起来,分明是做了那么长的梦,其实也就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秋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日头出来了,屋里亮堂堂的。

    晃得她头疼,浑身都疼。

    梦中伤心还心有余悸,说不出哪里难过,整个人都像是掉了水里捞出来一样,叫了人来,花桂摸了她的额头,说她发烧了,赶紧去找大夫。

    《代嫁宠妃(重生)》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61043.html
上一章        代嫁宠妃(重生)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