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代嫁宠妃(重生):140.天生一对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代嫁宠妃(重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花桂拿着锦袋看了看,突然拍了下手:我看这个像是在顾大公子那来的,没错,错不了,就是和那些个一样的。

    徐椀漫不经心地:哪些个?

    卫衡似看见她了,歪着头看她。

    花桂轻咳了声,把桃子送了她手上:昨个顾大公子不光送了猫儿来,还带了几个桃子,你睡着了,我就让洪珠收起来了,竟没想到,是贡果呢!

    提示:订阅比例不够50%以下为防盗重复章节补订阅或等三天可破

    李昇府里的马车就停在一边, 他瞧见了,就一直在这里等他。

    知道劝也劝不过, 洪运放下车帘, 下车来回踱着步, 又过了一会儿,宫门大开,侍卫队先行走出来,李昇在众人的拥簇当中, 走了出来。

    小太监提着灯,洪运瞧准了, 立即走了过去。

    带刀侍卫当即拦住了他, 他急忙跪下, 对着李昇叫道:殿下!殿下是我, 洪运啊!

    一听是他,李昇已然走了过来:洪运,你怎么来了?

    他一身朝服未换,叫洪运起来。

    洪运起身,回头看了眼自家马车:我家主子请殿下过去说话,在此等了两个多时辰了。

    李昇挑眉, 脸色不虞:怎地叫他等那么长时间?

    说着让他和侍卫队在旁等候, 一个人走向了徐家的马车, 车上安静得不像话, 男人撩袍上车, 伸手就挑开了车帘, 他眉眼柔和,眼底还带着一丝丝的笑意,只不过这分笑意很快就消失殆尽。

    徐凤白还是那个姿势,一直并未动过。

    李昇坐了过去,坦然看着他:等了很久吗?有事让洪运传一声就是 ,何苦一直等

    话未说完,徐凤白身形一动已然欺身过来,长剑带着鞘抵在了他的颈边,李昇被他撞得一下靠了车窗边上,窗帘一抖,很快又落下。

    外面浑然不觉车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昇不怒反笑:仔细些,别让外面人瞧见。

    徐凤白无心与他说笑,一脸怒意才初露出来:李昇,是你做的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他自然不应:什么是我做的,我今日在朝上被父皇骂了一通,晚上又陪了他好半天,现在浑身都痛,你这是来问罪?

    徐凤白盯着他的眼睛,开门见山:运粮队深埋山谷,我只问你,是你做的吗?

    他颈边长剑更是用力抵着他,李昇笑意顿失:运粮队无人生还,父皇龙颜大怒,你现在来问我,是我做的吗?我为何要做那些?定定看着他,恍然大悟的模样,哦~赵澜之死里逃生,你以为是我想杀他,才来等我。

    徐凤白腕上用力:不是吗?我警告你别动他。

    男人脸色顿沉,一手扶住了剑鞘。

    我给你的剑,是为护你,你为了别人拿着它来逼我?

    他是阿蛮亲爹,不是别人,倘若今日棺椁里停的人是他,怕是现在已拔剑相见。

    四目相对,李昇冷笑出声,他径直抓住徐凤白的手腕两手两边用力,长剑赫然抽了出来,剑鞘掉落在旁,车内昏暗,只角里挂着一盏小灯,四目相对,能看清彼此脸色,都有余怒。

    李昇侧身坐着,垂臂:我帮你拔剑,你若为他,不如杀我。

    说着竟是倾身往前,不顾剑刃抵在胸前。

    徐凤白随手捡起剑鞘,还剑入鞘:好,十几年相伴,我信殿下。

    他脸色稍缓,端坐如斯,李昇却是眸色渐沉:你也知十几年了,我何曾骗过你?娶亲时你说此生既不能成夫妻,那便永不相见,我不见你。你征战在外,我在朝堂记挂你,你当我不想杀了那姓赵的?每次看见阿蛮我就想杀了他,他竟敢碰你,然你为臣子,你为阿蛮,尽然回不去,我仍旧只为你。

    他拂袖而起:我一心为你,你却疑我,他何德何能让你这般恼我!

    李昇怒意横起,狠狠摔了车帘,头也不回地下了车。

    洪运在一旁盯了半晌了,见人出来了,赶紧上前见礼,不想人只拂袖走过,见着这脸色也不敢再问,赶紧回了马车上。

    掀了车帘,徐凤白双手抚额,一副头疼的样子,只叫他快些回去。

    《代嫁宠妃(重生)》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61043.html
上一章        代嫁宠妃(重生)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