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代嫁宠妃(重生):136.心病心病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代嫁宠妃(重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赫然失笑:什么叫不回来,爹怎么会不回来。

    她急急拉着他袖口,很怕他这就走似地:舅舅不是说,什么东宫有个缺么,你就留在京都不也一样的吗?

    赵澜之好笑地看着她:谁教你说这个的?你舅舅?

    当然不是,徐椀试图和他分辩:我不想和你分开,你一直在京都的话,日日在一块不好吗?就是你再娶妻生子也没关系,好歹我还有爹

    她说得太急了,他被她这模样逗笑。

    牵着她手,晃了床前去,只拿她当孩子一样哄着:好,不走,爹不走,要睡一觉吗?爹陪你一会儿。

    她乖乖脱鞋上床躺好,还很不放心:真的?你才不是说明天就走的吗?

    他坐了旁边,给她盖好薄被:嗯,本来是明天走,但是我们阿蛮不让走,那就不走了,以后重置办个大宅院,给阿蛮接过去,天天和阿蛮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徐椀还是心里没底。

    听着他说的这些话,分明就是哄孩子的话,她忽然想起明天是徐家的大日子,忙是试探着问了一句:明天是表姐的生辰,她和木老头每年都一起过,你记得吧?

    徐凤白的爹徐晟,早年也是将士出身,后来连续夭折了两个儿子,回京混了个闲职。

    好吧,徐家族谱上的老家是远在江西,京都也没有近亲。

    徐瑾瑜就是得闲就闲,徐晟很看不上他,也是这老头脾气太过古怪,人又天天冷着脸,徐妧就管他叫木老头,久而久之,孩子们私下就这么叫他。

    这件事赵澜之是知道的,徐椀和他学过孩子们因为偷叫木老头,而被挨罚的事情。

    今年,是徐晟六十寿辰,徐凤白一早就让人张罗办了,他当然知道。

    点头,他看着她笑:嗯,不走的话,当然要来贺寿了。

    徐椀顿时扬眉:表姐说还搭了戏台,那你要来的话,咱们一起看戏。

    赵澜之继续点头:好,到时候和我们阿蛮一起看戏。

    如果来贺寿的话,那就是不走了吧!

    徐椀抬眉就笑。

    他被她的笑脸晃得也笑了起来:笑什么,你不让爹走,爹就不走,快睡吧,明天和爹一起看戏。

    她看着他,舍不得闭眼:太亮了,睡不着。

    才说完,她爹一把捂住了她的眼睛:黑天了,阿蛮睡着了~

    是真的在哄着她呢,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他掌心的温度似乎温暖了她整个人,舒服得她暂时忘记了那些好奇,就这么舒舒服服地,也做了个梦,梦里桃花翻飞,少女在桃树下面走得很慢,漫天的桃花被风卷起,卷着卷着又变成了桂花。

    桂花也很美,地下的暖池很温暖。

    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在梦中不愿醒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椀被屋里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她睁开眼睛,发现屋里蒙蒙的亮,床上的幔帐竟然已经放下来了,花桂拿着个鸡毛掸子正到处扫着灰。

    腹中饥肠辘辘,抻个懒腰,徐椀坐了起来:花桂,我饿了。

    花桂见她醒了,大步走了过来:能不饿吗?天还没黑就开始睡,一直睡到大天亮,快起来吧,前院可热闹了,正搭戏台呢!

    她以为还没黑天,结果早就亮天了,记挂着亲爹的事一下就起来了。

    穿好了衣裙,花桂还特意给她两个角辫上都贴了花,开始没注意,等打扮整齐了,徐椀站在镜子前面一站,简直是无语至极。

    桃粉的裙子,倒是把她衬得更白了,但是头顶的两朵花,几次都想伸手摘下来。也对,十年前的年轻姑娘都贴花,更何况孩子。

    这时候是这样的,都喜欢这么打扮的。

    她安慰了自己,走开。

    《代嫁宠妃(重生)》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61043.html
上一章        代嫁宠妃(重生)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