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代嫁宠妃(重生):122.我回来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代嫁宠妃(重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腿脚不好,想维持正常走路姿势从来走不快,徐椀迎了上去。

    这是她那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哭包表姐徐妧。

    她发辫微乱,左脸上还有个巴掌印,泪痕还在。

    徐妧一副可算见到亲人的模样,抓着徐椀的袖子,委屈得眼泪又流了出来:阿蛮,阿蛮家里出事了阿蛮啊怎么办

    话还没等说完,安平公主已经到了面前,她身后跟着个小宫女,小脸冷飕飕的。

    徐椀仿若未见,一手抚着比自己还矮一头的小表姐脸:怎么了?家里出了什么事,谁打的你?

    不等徐妧开口,安平已经笑了,她轻撩脸边碎发,眼底全是不屑:哦~原来是你的小姐姐啊,是王妃的娘家人呢,怎么办,就是本公主才打的,王妃是要问本公主的罪吗?

    说起来这安平公主对她的夫君可谓一往情深,自从她成亲以来总到府上来找她的麻烦。

    徐椀目光冰冷,拉着表姐的手力道不由大了一些:敢问公主闯入王府内宅有何贵干?

    安平上前,冷笑起来:本公主来,自然就是看看王妃可否安好?徐家完了,你也完了,你以为王爷能护得住你?

    徐椀回头,徐妧已经忍住了泪意,飞快说道:阿蛮阿蛮,叔父不让女眷过问,也不许过来找你,可现在我爹和他蒙冤都被下了大牢了,说什么跟三皇子策反的我也不懂,才有人去贴了封条,我趁乱跑出来的,你能不能求求王爷他,救救我们好歹好歹夫妻一场。

    安平听得真切,嗤笑一声:夫妻一场?你们也配,

    说着,她抬眼瞥了一眼徐妧,一摆手,身边的宫女斜着眼睛立即叫了一声:冒犯公主,把她拿下!

    侍卫队当即上前,徐椀闻言大怒:我看谁敢!

    王府的侍卫也不敢上前,唯独她拦在徐妧前面,有她拦着,安平自然也有所忌惮。

    她走了几步,站了池塘边上:哟,王妃脾气还真不小,行行行不拿她也行,还请王妃过来说话。

    徐家遭此大祸,怪不得匆匆送嫁之后,不许她再回去,徐椀心中微乱,看向安平身后的池塘。

    池中本来无水,池中水是成亲之后,她随口说的。

    她说引点园中流水过来,来年养点鱼。

    没出两天,就动工引出水了,只是看着很浅而已,其实水深,现在水面上几片落花,分外萧瑟。

    若非有心待她好,怎能把她随口说的一句话,都记下了。

    人还在郡王府,她还顶着王妃的头衔,谅公主她也不能公然怎样她,叫了洪珠和洪福在后面接了徐妧过去。徐椀冷静下来,回头看了眼表姐,低声道:如果今天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一定等到王爷回来,告诉他,一日夫妻百日恩,千万尽力保我徐家平安。

    提示:订阅比例不够50%以下为防盗重复章节补订阅或等三天可破

    榻上摆着小方桌, 徐椀托腮看着窗外。

    窗外那些嫩黄随风而起,有的被风卷到空中,有的飘到了水面上。

    绕树而建的池塘是这两天才引好水的,清泉水清澈深幽,等来年放点鱼儿进去,想必景致更美。

    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托着脸, 另外一只则在盘子里拿着葡萄, 送到口边, 美美地咬了一口, 宽大的袖子随着她的动作滑落, 露出她手腕上的一点红痕。

    洪珠一脸愁苦, 先拿了药膏来:小姐诶, 你现在怎么还不着急啊, 你确定没有听错,昨天晚上王爷叫的是你的乳名阿蛮吗?

    徐椀吃什么东西都是细嚼慢咽的, 葡萄还在口中, 她喜欢仔细品尝, 等慢慢咽下去了,才轻快点头,对着洪珠轻轻地眨眼,好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

    嗯, 昨天晚上他折腾我好几次, 分明听见他叫了一声阿蛮。

    她一身直裾深衣, 暗色的流光花纹将她本就如玉的肌肤衬得更加的莹润雪白, 这姑娘眉峰如剑,姣好的脸上,双眼狭长,天生英气。

    就是肌肤太娇嫩了些,不经碰,碰哪哪出印子。

    应了洪珠一声,徐椀又扯了扯领口,让她能看见颈子上的痕迹。

    本来就是赶鸭子上架送嫁过来的,才成人没多久对房事还不热衷,而且,她有点怕他,不敢说。

    洪珠心急如焚,一边给她擦药,一边却不忘嘀咕着:可出了大事了,出了大事了啊小姐,这件事得回家告诉谏议大夫才是,横竖得有个对策,不然这李代桃僵欺君罔上的个婚事一旦被有心人挑明了,怕是咱们脑袋真就保不住了啊!

    《代嫁宠妃(重生)》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61043.html
上一章        代嫁宠妃(重生)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