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代嫁宠妃(重生):117.这个混物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代嫁宠妃(重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时候郑何已经瘦了下来,但因为徐妧的腿,郑家是知情的,所以一直不大同意。

    二人私定终身,不想突然降下来这么一道旨意,可谓是晴天霹雳。

    那时候的郑何是什么模样的呢?

    徐椀仔细回想,但是只是依稀只能记得个大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现在,她爹也留在京里了,徐妧的腿也已经好了,徐椀看着她和郑何打打闹闹,突然想到,不好的事情如果可以提前注意,是可以避免的,例如那桩婚事。

    只说有事,连忙退了出来。

    回到自己院里,再没心思挖花根了。

    无从下手,仔细回想,赐婚之前,她整日沉迷书海,根本没注意到过什么郡王爷。

    在记忆当中,小时候缺失的不只是赵澜之,那时可不像现在,还能和小舅舅出门看戏,她在徐家和姐妹们在一块,除了平时那点乐子之外,就是看书。

    外面根本不知道徐家还有一个徐椀,赐婚的旨意是怎么说的来着?

    外面传闻是怎么说的来着?

    常胜将军班师回朝被封为王

    他不白,那时看着也就二十三四的样子,除却那道疤的话,左边侧脸还是很好看的,只怪她当时有些怕他,平时都鲜少一起说话。

    从哪里打探一番才好,计算了下年纪,比她大六七岁,现在应该十三四了吧!

    十来年的光景,就是样貌也不可能一样,趴在床上翻滚了小半日,迷迷糊糊竟是做了个梦,梦里似是夜晚,红烛映着幔帐,火红的盖头就在眼前。

    男人喝得叮咛大醉,挑了她的盖头。

    成亲之前,王夫人可是叮嘱过她了,夫妻之间圆房是必不可免,说疼过了那一晚就好了,她还说新婚之夜多叫两声夫君,男人多半会疼惜妻子,不那么折腾的。

    她自己也恶补了下共色图,里面的姿势可真是让人面红耳赤。

    合卺酒她是喝了壮胆的,和一个陌生的人赤身相见,再怎么说也是又羞又怕,她记得舅母的话,一个劲地叫着夫君,不敢推他,就狠命地搂着他。

    他说你真软,然后,然后就圆房了。

    那种疼痛就像是整个人被劈开了一样,事后,她还咬了他。

    赫然在梦中惊醒,徐椀一下坐了起来!

    对了,那人右手手腕里侧有俩颗并排的小黑痣,也不是一点都想不起来,这些线索串联起来,试试的话,应当能找得到,毕竟权贵公子哥,在京都是数得过来的,可以找人侧面问问。

    想到此处,她赶紧穿鞋,让洪珠把花根拿了过来,只说要给亲爹送去,这就出了门。徐凤白不在家,特意跟王夫人说了,自然是准许了的,后院的小厮赶了车出来,花桂亲自跟着上了车。

    徐椀就掀着窗帘往外看,花桂在旁边唠叨着:一个花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想见你爹直说就好了,干什么还拐弯抹角的兜圈子呢!

    徐椀趴在窗口,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嗯,是想见他了。

    花桂叹了口气:听说他这两日可忙着,也不知道在不在家。

    不在家就等他回来,徐椀才不以为意。

    马车行过西边街口,突然停了下来。

    花桂连忙掀开车帘问怎么回事,车夫前面问了下,说是封街了,只能走人,不能走车。

    走过前街,再过一个路口就到赵家了,徐椀拿着花根就下了车:没事,走去就好了。

    花桂让车夫赶车在街边候着,也连忙跟了上去。

    街上行人不多,货郎却多了不少,再往前走,远远就看见一行侍卫队侧立在旁,前面一大一小都在个鼓画摊边站着。

    大的锦衣华服,拿着个小鼓左右地看,不是别个,正是卫衡。

    小的是个六七岁的小姑娘,穿着精致,身后还跟着两个嬷嬷模样的。

    《代嫁宠妃(重生)》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61043.html
上一章        代嫁宠妃(重生)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