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天枯间:第七章 青山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天枯间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齐三公子气愤归气愤,但又想着陪嫁礼和聘礼相差无几,新娘逃婚当日家里面的那几个镇宅宝物也没失踪,这家人既不贪财又没贪人,那他们如此费尽心机的目的是图个什么?

    齐三公子总有不好预感,也没在资逐城长待,探明事实后便即刻返程回杭楼城了。

    齐三公子一行行至已经能远远看到杭楼城北城的高楼时,却在一家驿站偶然听到说杭楼城城东齐家前几天被圣上下旨判为叛国罪,要诛九族,现在精佢国官府已经在张榜追杀那些游学在外的齐家子弟了。

    虽不知具体事由,但齐三公子已经能推测得知这叛国之罪与逃婚的那位新娘子是脱不了关系的了。虽心有悲,腔有怒,但齐三公子知道此时保命才最为要紧,正准备与手下的仆从商量对策,却不想大家听到齐家落败,都各个面露怯色,纷纷要与齐三公子划清界限。

    轻薄人情似纸,迁移世事如棋。

    齐三公子面无表情,知道这些仆从立马会去报官求安,便匆匆往北而行,其间已经快速地规划好了一条逃离精佢国的路线。却不曾想路上依然遭遇了本就跟踪半天时间的赏金侠客。一番躲藏兼偷袭的殊死搏斗后,齐三公子隐匿在一条小道的草丛内,准备调理恢复气力。待到有了喘气之机时,齐三公子才发现逃离路线与实际计划有了较大出入,同时应该至少还有两三个赏金侠客或在明或在暗准备偷袭自己。

    这时在齐三公子藏匿的草丛之前,来了一老一小,身穿麻布衣服的平民人家,看情况是准备在此歇脚休息。再三确认两人并没有修炼者的气机流转后,齐三公子窜出了草丛,准备向两人讨一点水喝,几日的生死逃亡,实在饥饿交加。

    突然窜出了一个身影,余不通被吓得连捧着的水袋都差一点脱手落地,一旁的木桃枝却老神在在,坐在树荫下闭着眼吹着风。

    两位人家,在下赶路多日,实在口渴,请问可否借点水喝。齐三公子盯着余不通手中的水袋道。

    余不通听着这话觉得文绉绉的,想着应该是位读书人。张老碗说过,读书人读的都是圣贤书,而读圣贤书的人心肠都不会坏。但又瞧见这读书人衣服上有数不尽的划口,其间有血迹浸出,以此来看又不像是个好人。余不通瞥了眼木桃枝,以为从木桃枝那寻求帮助,哪知木桃枝依然在那闭目养神,面目神情舒缓,有几丝舒服的笑意。

    喏。余不通想着反正有老神仙在旁边,便示意年轻人自己来拿水袋。

    齐三公子向前,全身上下都紧绷起来,虽然与余不通只有几步距离,但每行走一步,体内劲气便快速绕体内周天一次,每次下脚之处,都为可进可退之地,保证自己能在瞬息便可将这位递水小童生擒于手中。待到走到余不通面前,齐三公子接水袋之时,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在那闲躺休息的老人,直到确认没有危险,齐三公子才顺势拿稳了水袋,似是无意为之的往后摞了几步。

    接着用手指抵住水袋嘴口,将水袋往下一倾,把沾着些许清水的指尖拿到鼻口嗅了嗅,在用拇指擦了擦,直到确认了此水无毒,齐三公子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此时他发现那小孩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自己略显尴尬,便解释道:在下在刀口剑尖上过惯了,刚刚有冒犯两位的地方,还请谅解。

    余不通虽然感觉此人甚是奇怪,但好像也并非是什么坏人,也就没追问刚刚他是在干嘛,准备稍晚一些问问木桃枝此中原因便罢。

    齐三公子饮水满足后,将水袋还给了余不通。接着看见木桃枝旁边有用麻布包起的一小袋包裹,便不急不慢地走向躺睡在树荫下的老人木桃枝。

    不知老人家包裹内可是否有几件成人大小的衣物,晚辈愿意出高价购买几件。齐三公子再一次确认老人无气机流转于周身,已经较为肯定这两人应为普通人家。

    木桃枝手用撑起了身子,迷迷糊糊的看着齐三公子,随后在旁边的包裹里翻翻找找,扔出了一件麻布粗衣。

    老夫也不是趁火打劫之人,瞧着你这小子长得还算出众,衣服贵气,看得出是个富贵人家,那么这件衣服便当给你作个善缘,以后老夫若有事找你,希望你能记住此次之事便可。

    余不通一旁看着桃木枝嘴角位置的胡子晃动,便知道他说的都是一些废话,这位富贵大哥怕是难免要被刮下一大坨血肉了。这些日子,余不通被老乞丐这时真时虚的话语给逗弄了多次,也渐渐摸清了老乞丐自身不可察觉的某些小习惯。比如说着反话的时候,嘴角的杂乱胡须会晃动几下,说着大话时,眼珠子会左右躲闪。

    实不相瞒,晚辈无父无母,居无定所。不过早年参军数年,攒下了点抚恤钱,才有了这身行头,而昨日不幸从坡上滚下,直到两位来此之前不久,才醒了过来。所以老人家还请出个价,毕竟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与前辈相见。齐三公子推算着那些赏金侠客也快要追寻上自己了,想着得尽早离开此地。

    那可不得行,老夫通读贤人之言,圣人之书,早已视金钱为粪土,又怎能为自己招来铜臭味。要不这么着吧,老夫与书童二人一路要去这精佢国北边的沧浪国,路上危险万分,而我二人又手无缚鸡之力。不如护着我们二人去那沧浪国一趟,不仅能抵消掉这件衣服的报酬,也当是做场善事。

    齐三公子这才明白原来老头想将自己当做他们两人的护卫,一件破麻衣就想收卖一位劳筋境中段的锻体之人,放在平时怕是要笑掉常人大牙。可非常时期有非常事,齐三公子急需更换自己的行头以避过官府的追查,同时因为若根据原先计划路线逃离精佢国已经不可能了,需要另有其他谋算,而最主要的原因,他需要重回资逐城,查找那逃婚新娘子的下落。

    要去沧浪国,必然途经资逐城,而有两位普通平民同行,也好避过暗中的眼线。

    沉默不语许久,齐三公子虽有些奇怪,但还是说道:人在江湖难得一场萍水相逢,晚辈近日恰无急事,愿意与老人家做桩善缘。

    晚辈姓青,名山,来自精佢国西边的骨鸟镇,可能二位并未有过耳闻。不知二位贵姓。

    余不通听着云里雾里,不知为何这富贵大哥突然就要跟着他们一路而行了。但最后一句还是懂的,正准备自报家门。木桃枝却抢先一步:老夫来自燕青的一座小书院,这个小娃娃乃老夫书童,姓余名不通,至于老夫,称木夫子便罢。

    余不通正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巴无法张开发音,怒视了一眼木桃枝,便瘫倒在地闭眼假睡。

    待到齐三公子换好衣物,木桃枝便晃醒余不通,让余不通拎着唯一的小包裹行李,三人继续往北而行。

    在三人离开大约一个时辰后,有两人来到此地。一人鼻子肥大,鼻孔却极小,手中转着三个小铁球。一人腰间别着镖袋,其间有丝线若隐若现。

    看来他在此停留过较长时间,这里血腥味道如此浓郁,应该离开不久,朝着北面走的。鼻子怪异之人在草叶树木间伏地嗅闻片刻说道。

    看来他还改了一身行头,这新翻的土下有他之前的衣物。佩戴镖袋之人发现了一处新翻的泥土,挖开后说道,面带讥讽:然而怎么可能能躲过你的鼻子,都是徒劳而已,休玉,我先行追去,你慢点赶来就可。

    休二哥,你等等我欸,那人在军营里面待过几年,你不可因为境界高他一筹就随意低瞧他。此时叫做休玉的人奋力追着已经越来越远的人影,却难以望其项背。

    休玉叹了口气,想了想路上看到的一些同行的死亡惨状,便又加了几分追赶的气力,希望不要事发意外。

    广菊城,南城街道上,余不通一路都捂着肚子说饿,其间还不时扯扯木桃枝的衣服。而木桃枝却置若罔闻,仿佛并不打算在此停留。余不通这下不乐意了:臭老头,你可答应要请我吃顿荤菜馆子的,咋现在翻脸不认人了?我不管,你不请我吃顿,我就走不动了!

    齐三公子看见此时在地上撒泼的余不通,又瞧了瞧在那抬头看天,站在原地吹曲,仿佛根本不认识地上小孩的木夫子。大概自认自己倒霉,倒不如破财免灾,便提议自己请这爷俩去找家饭店吃顿饭菜。

    《天枯间》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09286.html
上一章        天枯间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