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天枯间:第六章 不通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天枯间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你一条死脑筋,不懂拐弯,别人一点万事通,你却一点都不通,老夫觉得不通二字适合你,你看如何?木桃枝心有点虚,但毕竟是承诺别人的,怎么都得把黑的说成白的。

    不通?这两个字我自己都听得懂,一点也不高深,而且张老碗说我聪明伶俐,怎么会是不通嘞,不好,老乞丐你换个?

    不通二字好啊,不通谐音不痛。你试想,你感觉不到痛,是不是人生一大美事?

    那为啥叫不通,直接叫不痛更直接点。但我觉得你换个好点。小乞丐显然觉得这个名字不对口味。

    木桃枝用手盖住额头,在想着怎么和一个一本书都没读过的小乞丐,把道理给讲清楚。感觉这么多年多少难事迎刃而解,现在竟然被一个六十岁的小子和一个六岁的小娃给难住了,有点伤脑筋。

    难,难于上青天。

    道理讲不清,但这毕竟只是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娃,何必以常理而思量。木桃枝豁然开朗般:咳咳,蠢脑袋,如果你接受老夫给你的名字,老夫下次便请你吃上一顿有荤菜的馆子,如何?

    小乞丐想了想,在荤菜和名字之间,觉得还是肚子大一点,便觉得有点赚头:张不通?嗯,这名字其实我觉得还是不错的,那就这样吧,以后我就叫张不通。但是这顿饭你别忘了哈!

    谁让你姓张了?依老夫之见,你应该姓余。木桃枝有点洋洋得意,仿佛抓住了对小乞丐的辫子。

    这个可不行,我给张老碗说好了跟他姓的。小乞丐摇了摇头:这个你请我几顿荤菜我都不同意。

    老夫便是考虑到张老碗,才让你姓余的。你想想,你若姓张,便又与张老碗产生联系,即使你离张老碗千里之外,孤星命格依然会因张字,囚禁住张老碗。而余字有富余,年年有余之意,所以老夫认为你姓余乃最佳。木桃枝又抚了抚自己的杂乱胡须,觉得自己这套说法天衣无缝,有点小得意。

    当真?小乞丐半信半疑的盯住木桃枝,望着他那双躲闪的眼睛。

    咳咳,老夫之言,句句属实。木桃枝面不改色,心不跳。

    那就叫余不通吧,反正张老碗也不会介意。小乞丐说着:余不通,这名字还不如向张老碗要个嘞。

    木桃枝笑而不语,昨夜他与张老碗交谈之际,便已经说到了小乞丐的名字。当木桃枝说到燕青皇室的国姓便是余,张老碗便懂了一些之前的怪事,叹了口气,便同意姓余,自己只取其名。至于叹了什么气,大概是对小娃还未经懂事,便就作了利益棋子的怜惜和同情。

    几日后,在杭楼城管辖区域以外往北,通往邻城广菊城的一条小道上,余不通与木桃枝坐在路旁休息。突然背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一位衣着阔绰,其上却有多道划口,好似逃命许久的一位年轻人,从余不通两人身后窜了出来,有点凄凉地向着他们讨水喝。

    此人长得面容清秀,可想若是平时,应有飘逸宁人之姿。

    老乞丐肢体动作一凝,顺势就地坐下。手往腰背而去,揉了揉:老夫是真想一棒子捣毁这番买卖,免得这般费心还折寿。按那卦象,这几年运势不该如此不堪呀,受一个伪君子的气还不够,再来个小屁娃逗弄,气煞老夫!

    老乞丐坐在地上开始自言自语,小乞丐只能待在原地听着,怕走开了,这老乞丐又是一顿爆栗伺候。细细听着,却发现虽有音入耳,但似轻纱罩于耳前,不得其意。此意并非书上的高深意义,而是入耳无法领会之意,俗世称,天机不可泄也。

    老乞丐自言自语一番后抬头盯住小乞丐,眼中一丝无人察觉的杀意,一闪而过。蠢脑袋,为何不愿跟老夫离开,你可知道那破庙本就没你一己容身之地。还不如跟老夫走出去瞧瞧,兴许还有大造化。老乞丐脸上重新有了点笑意,勉强得不能再勉强,想着如何说通让小乞丐跟着自己离开。只是胡子太多太杂,在他人看来,与先前并没什么变化。

    但一个小娃娃又怎么会察其言,观其色。

    小乞丐望着张老碗的坟墓。我现在不能走,我走了张老碗就孤单了,没人陪他说话,也没人陪他聊天。再说了,这些杂草也总还得我帮忙拔吧。小乞丐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如果老夫有法能帮你再见一次张老碗,将一切说清楚,你是不是就愿意随老夫一起走了?老乞丐小心翼翼地凑到小乞丐耳边问道。

    小乞丐眼神光亮而后又暗淡下来:你莫非还是神仙?不对,哪有神仙是你这身模样。但又想到上次老乞丐说请自己吃馆子的事,又有了点希望:如果你真能让张老碗活起来,那我和张老碗一起跟你走。怎样,这样你还多了一个可以聊天的人嘞。

    老乞丐瘪瘪嘴,翻了个黑眼珠完全看不着的白眼。接着嘴中念念有词,手往虚空一揽,而后立马一掌轻击小乞丐双眼。

    小乞丐因突如其来的掌击连忙闭上眼睛,察觉没有什么危险后,缓缓睁开。

    朦胧间,小乞丐瞧见一位半透明状的魂魄一直看着自己,小乞丐也看到了他。眼角开始湿润,于小乞丐,于张老碗。小乞丐的眼睛眉毛,鼻子嘴巴都快要挤到了一块,痛哭涕零跑向张老碗,准备拥入怀中时,却发现张老碗如同置身另一个世界,无法触碰,一穿而过。

    老乞丐,为什么我碰不到张老碗,他明明就在这。

    小鬼娃,别傻了,老爷我都已经死了,人鬼殊途,你碰到我岂不是你也就是死了。张老碗温柔的看着小乞丐,这么多日子,看了很多次这副模样,但这次却与以往不同,已知足矣。

    老乞丐不是神仙吗,他肯定有办法帮你活过来的,张老头,你和我一起求求他,老乞丐人可好了,一定会帮你的。小乞丐已经蹲在地上,泪如泉涌,似想依靠在张老碗脚边。

    老乞丐遥望着天,眼神有点迷离,似在追忆过往:人死灯灭,油枯尽,一身命势散如烟,就算真有神仙,也难以逆天而为,何况天命不可违,亦不可逆。

    张老碗的魂魄久经不散,在此孤荡,并非是靠他自己生前命数,只是因为你的孤星命格,将其拘禁于此而已。

    小乞丐抽咽着,仿佛没听见老乞丐之言:老神仙,求求你,张老碗人很好,你救救他吧,我以后会要到很多的铜板送给你,求求你,张老碗他不该死的,是我害死的,是我克死了他。

    小乞丐语无伦次。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人生总有些事,知己之过,不忍而难舍,便将错就错罢。

    《天枯间》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jou.com/htmls/509286.html
上一章        天枯间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